[乡土]平凡人生曲折路(814)

? ? ? ? ? ? ? ? ? 第六部

第一百六十八章

? ? ? ? ? 刘传玉虚张声势破了二队丟线案

? ? ? ? ? 王大治做贼心虚交待性侵江水花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1

杏林岗大队的三个案件已经落实了两个,刘传玉决定马上转向二队低压线被盗这一个较大案件。这是一个无头案,必须发动群众提供有效的线索。发动群众,首先要在还没有结束的大队学习班上,向大小队干部和党员公开讲这个案件的严重性。

刘传玉领着林新成和丁维山走进了大队部,他向刘局长和赵少富低声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,得到了两位领导的允许。便用他那惯用的不紧不慢的声调讲道:“同志们,趁现在学习班还没有结束的时间,我讲一讲第二生产队去年秋后低压线被盗一案。去年,四XX横行时期,特别是毛主席逝世以后,以及四XX刚刚被粉碎的一段时间里,社会秩序很乱,一些不法分子干了不少危害社会危害国家危害集体危害他人的事情,二队的低压线被盗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二队为了把他们队的高产实验田搞好,为了再扩大水浇面积,春天才架的二十多空低压线还没有用到一年时间,麦子种完以后,一夜之间被人盗走。这是一起严重的破坏水电设施,破坏农业学大寨的大案件。大家来到你们大队已经是第二天了,来到以后就对这个案件进行了走访调查,发现了一些重要线索。这次低压线被盗,是由多人共同谋划共同实施干的,而且不是普通的社员干的。他们偷盗的目的,不是当作废品卖给废品收购站换钱花的。因为每个公社只有一个废品收购站,对这么多完整的铝线,废品收购站是不会收的,你去卖收购员要追问这些铝线你是从哪弄的,好好的铝线怎么当废品卖。你截断他们也不敢收,因为数量太多。他们偷盗的目的,是为了改善自己生产队的水电设施。我这样一讲,大家就应该明白了,偷盗低压线的这几个人,是生产队的干部,而这些生产队干部又不是外大队的,应该离二队低压线所在地比较近的生产队。比较远的生产队,运着这么大数量的低压线很不方便,又不安全。他们不怕偷线时被电住吗?应该是怕,为什么怕电住而大胆的去偷呢?那这可能有懂电常识的人参加。偷这么多低压线,还要运走,得用很长时间呀,因此,他们分工明确,有上去剪线拆线的,有在下面收线的,有往家运线的,有在不远处放哨的。有这么明确的目的,有这么强的组织能力和指挥能力的人,你们说,不是生产队的主要干部,还能是谁?"

刘传玉讲到这里停顿了一下,双眼在屋内扫视了一遍,早发现有人表情不自在了。

他接着又讲道:“同志们,偷低压线的这几个生产队干部,可能有这种思想,大家偷盗他们生产队的低压线,是为了改变大家生产队的水电设施生产条件,又不是为个人着想,大家这是用他们的公土打大家的公墙,就是被人发现了,也不丟人,也不犯大罪。他们有这种想法是极其错误的。第二生产队是咱公社,乃至全县有名的农业学大寨的先进单位,二队的高产实验田是全公社全县学习的样板,上纲上线上说,他们这就是破坏农业学大寨运动,他们这就是砍红旗,这是一起严重的刑事案件和政治案件。主谋和主犯都可以判上十年十五年的徒刑,每一个参与者也会判个三年五年。如果生产队偷生产队是别队的公土打自已队的公墙不犯法,那么个人偷个人的东西,那就是别人的私土打自己的私墙也不属于犯法了。真是滑天之大稽了。

“同志们,大家掌握了线索,为什么不喊人审问?因为这个案件牵涉的生产队干部太多,大家也不想处理更多的生产队干部。我是槐林岗的人,家离这里不足五里地,离吕孟屯村才二里多,都是乡里乡亲的,何必呢?大家是想着等这些人主动投案自首。大家党的政策,不是坦白从宽、抗拒从严、立功受奖吗?主动交待与大家叫过来审问,那处理的程度是相差很大的。谁主动交待,大家可以不追求他的责任。谁要被动被大家叫过来审问,那就逮捕法办判刑。反正这个案件是隐瞒不下去了。我希翼参与的人认清形势,采取果断措施,赶快向大家说清楚,争取宽大处理。谁交待早谁主动,谁交待晚谁被动。……"

刘传玉的讲话虽然仍如拉家常一样,两眼始终如夜猫子一样,不停的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扫来扫去。他还真的发现了有几个人面部表情异样。

刘传玉讲完了,又领着林新成和丁维山回到了他们那间临时办公室。

关上门,林新成问道:“刘助理,你讲的有鼻孑就眼的,咱来到以后不还是沒有过问这个事的吗?"

刘传玉笑道:“你那么聪明,怎么这时糊涂起来了?这叫虚张声势,敲山震虎,引蛇出洞。我讲的有鼻子有眼,是我分析着应该是这样。你想想,个人偷这么多低压线有什么用?卖不出去,留着又沒有用。这么大数量的低压线被偷走需要不少人,一个普通社员会组织起来那么多人吗?采取了这个排除法,那只有是生产队干部了。我说是本大队的生产队干部,一是外大队的人对二队的情况不了解,二是路远不好运,这么多线总得拉五六架子车,甚至更多,拉的路远了,万人碰见人发现了呢?我讲着时已经发现有人发毛了。你等着瞧吧,很快就有胆小的人来自首了。你到门外观察观察,看有谁在附近俳徊不定,谁就是目标。"

林新成非常佩服的笑着伸出了右手大拇指,然后开门出去了。

这时的大队学习班也结束了,众人纷纷议论着离开大队部回家,江水花走到林新成跟前,还深情的看了看林新成,但并没有说话就走了过去。

林新成发现,有一个叫王百顺的年轻人,走到龙王岗的下坡处却停住了脚步,磨磨蹭蹭的不上也不下了,很是有心事。

王百顺也是林新成教过的学生,王超峰当了团支书后的半年后,向当时主持工作的李朝阳提出辞去电工一职,王财良王大治建议让三队的初中毕业生王百顺干,几个大队干部都没有提出异议,王百顺便当上了电工。而王超峰只兼任广播员。

王百顺足足在那里徘徊两三分钟,但最后还是走了。